友荐云推荐

社交,在互联网产生伊始就是块大腿肉,人人想摸,人人想啃。自企鹅大帝一统天朝社交网络开始,看似平静的社交网络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役无数,但均未动摇企鹅大帝的统治。随着这两天被支付宝一次次好友请求的轰炸,似乎又开始嗅到了战争的硝烟!

阿里巴巴对社交的染指也并非首次。2013年9月,阿里巴巴发布“来往”,马云说:“宁愿死在来往的路上,也不愿活在微信的朋友圈里”,表明了其渴望布局社交网络的决心。然而,“来往”打着“朋友就是要来往”的旗帜,从内部员工着手推广与发展用户,定下KPI激励员工。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内部得到很多反感,在外部对此举更是议论纷纷。致使“来往”的核心灵魂似乎变成了员工的红包,而不是一种朋友间的情愫。原本就同质化的社交软件在失去了灵魂之后,又依靠如何捕获用户的心呢?

“来往”虽然在与微信的大战中败了,但是阿里并没有停止对入侵社交领域的尝试。2014年,不记得具体什么时候了,一个来自朋友圈的段子逗乐了我们,“最近好累,微信QQ已停用,请用支付宝转账功能跟我聊天,让我也感受一下世界的美好。谢谢!”由于支付宝转账时候的附言功能,给了脑洞大开的产品汪们新一轮的思考。之后,蚂蚁金服CTO程立也在一次技术交流演讲时也提到,“没有想到用支付宝也可以用来聊天,未来的支付宝有更多的可能”。似乎就预告了今天这一场支付宝社交的年度大戏?

2016年1月29日,支付宝开始弹了几次好友验证请求,开始并没有理会,但是随着十几分钟来一次的好友验证请求,带着好奇打开了支付宝,原来是一个红包活动,也开始了一步步羊入虎口的戏码。什么诱惑力致使我们来玩这样的红包游戏呢?

先来看个数字,在打开App中央的“新春送福”之后,几个重要数字先吸引了用户眼球,2亿现金,1000多名用户平分,200000000 / 1000 = 200000,这数字可是对于互联网屌丝们非常可观的一笔,那就收集一下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们收到了各种朋友验证请求,这也意味着支付宝朋友关系网的建设全面打开!

我们再细看其活动的规则,平分红包的用户条件是收集满5枚福气卡,在完成10名好友添加之后,系统只会发送3枚,也就是每个用户至少要再去朋友那索取2枚,那我们要去哪里索取呢?有这些福气卡的目标在哪呢?直接目标就是我们的支付宝好友,而不是微信好友。这样的规则设置,直接触发了使用支付宝聊天的行为。

通过支付宝通知好友验证从而引发的这一连串的动作设计,似乎顺理成章的把我们的社交行为引入了支付宝之中。先不谈日后,使用支付宝聊天的用户会有多少,同昔日烈士“来往”比较,“支付宝”的这一次尝试其高明之处主要有两点:

1.充分利用支付宝原有的极高留存量,用户头次使用的代价低,更容易接受。而不是需要下载一个“来往”来进行后续操作。

2.利用春节红包的背景和高明的游戏规则,引起用户自发的爆发式传播。而不是通过KPI绑架员工来增长用户,引起反感情绪。

不敢断言支付宝对于社交网络的尝试是否能战胜微信,但是想当年第一次注册微信的时候,好友也寥寥无几,那时候同门师兄QQ可是相当肥的,到今天微信成为互联网人的必需品也算是一个奇迹。作为一名阿里粉,期待支付宝之后在社交网络的各种尝试,竞争的氛围才能促进发展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