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荐云推荐

百度的技术,腾讯的产品,阿里的运营,这是IT互联网圈内常说的话。

互联网公司能成大事,技术自然是第一位的,不然想法无法落地。仅从估值来评价百度的能量,这个不科学。不过从百度现有的状况看,除开搜索和贴吧以及现在反馈还不错的地图这三个产品,其它方面确实略显薄弱,如果再停滞不前,没有新产品出来。像你这样发出质疑的会越来越多。百度现在也开始模仿谷歌的模式,发力科技产品。如能模仿的好,前途无可限量。互联网还有一个准则就是要快,先入城者为王。

腾讯占据关系链优势,几乎无法撼动,后来模仿或收购,成败皆有。腾讯模式很稳定,也决定着后续的能量。

我倒是比较担心阿里。因为阿里的模式能复制而且例子已在眼前。亚马逊,京东,易迅,份额逐年增加,连滥到家的苏宁易购也有不错的销量。买家是没有感情的,同样的货,谁便宜就买谁的。经历了线上的繁荣,买家又开始慢慢有了流向线下的趋势。信息不对称的壁垒被打破,能立即将货物拿在手里,比网上多花五毛钱又如何?

阿里一直在寻求业务突破,失败的多,成功的少,收购的公司又大多水土不服死掉了。后续不容乐观。

“对公司优秀人才的盘点就是资产的盘点,你们公司有多少钱,实际上就是有多少人。”马云曾如此描述公司人才的重要性。

实际上,虽然BAT三家企业的人才战略与高管结构各具特色,但是在选择人才方面,更重要的是出于“是否适合自己发展战略和目标的要求”,任仕达(中国)IT行业业务经理张晶晶发现,三家企业虽然各具特色,但最近体现出的一个相同的地方在于,原先业务领域都集中在中国或者华人圈,但现在都在对外扩张。

比如微信如今有上亿的海外用户,阿里巴巴也在更多拓展海外业务,百度的深度学习研究院主要人员甚至直接BASE在美国。随着业务的国际化和产品技术的更新换代,BAT对海外顶级专家的需求也在增加,高管人才也越来越国际化。

“BAT企业的人才需求与其自身发展的阶段有关。”张晶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就在15年前,中国的IT企业还消化不了这样多的高端人才,那时相关专业的高校博士,要么毕业去了高校和研究所,要么进入外资研发机构。

如今BAT等中国互联网企业已经成长为世界级的企业,他们自己设计产品,自己开发核心系统,对高端专业技术人才有旺盛的需求,并且随着用户量和业务量的膨胀,这些企业也都能给予这些人才足够的平台与施展空间。

国内互联网行业已经是本土企业的天下,而在国内市场传统强势的外资软件业如今也被互联网冲击剧烈,BAT能给予高管人才的薪酬竞争力现在甚至比外资企业更强,所以外资企业高端专业技术人才和高管人员向BAT这样的互联网内资企业流动是大势所趋。

即便在争抢优秀大学毕业生这样的初级人才方面,BAT现在也能赢得更多一流高校优秀毕业生的青睐。“与在外资企业不同,在BAT这样的内资互联网企业工作更有激情,能更多接触到业务核心,而不是外资公司拿到国内加工的‘边角料’。”张晶晶说。

BAT的“君子协议”?

梳理BAT公司的高管简历,记者注意到,虽然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三家互联网巨头高管们几乎没有在对方企业工作的经历。这与跨国大公司中高管相互跳槽和挖角不太相同。

其中的原因,在张晶晶看来,一方面是他们都被股权“金手铐”绑得很紧,其他企业要挖走他们的成本极高,同时,这些高管可能也会与公司签有“竞业禁止”协议;另一方面,三家企业都有各自鲜明的业务特色和文化,企业高管的成长已经融入了太多的文化烙印,高管们在所在企业多年,有了较强根基与资源调动能力,也能得到老板的高度授权,推进产品项目更容易取得成功。

当然,这三家企业高管离职的也不少,但他们往往不会选择去对方的公司,而是创业。张晶晶表示:“换一个类似规模的企业做类似的职位,对于他们来说缺乏挑战性,这些早已实现财务自由的‘金领’更倾向于选择做些不一样的事情来实现自己的理想。”

所以,也有企业不断通过“创造内部创业的形式来将一些优秀的人才保留在公司内部,避免成为公司的敌人”,上海一家软件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潘丽达告诉记者。

相对而言,美国硅谷的一些科技企业,高管相互流动似乎很频繁。张晶晶说,一方面,国外的职业经理人制度更加完善,流动也相对比较频繁,而国内的职业经理人阶层并不成熟;另一方面,相对国外成熟企业,国内BAT这样的互联网企业需要高管更重视产品和服务,高管通常都有很强的业务属性。

虽然BAT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们在外人看来非常成功,但是这些企业的危机感非常强,需要具有创新和开拓精神的高管,否则在新的技术潮流面前很可能像诺基亚一样一夜之间被颠覆。如果研究BAT的高管们,就会发现他们都是在产品、业务或者技术领域有非常深厚研究或实践的人才,而不是仅拥有MBA学位的职业经理人。

不过,张晶晶告诉记者,虽然在高管层面不是特别明显,但实际上BAT这三家企业相互间的人才流动也非常频繁,有的人甚至三家企业都呆过。“因为三家企业的平台规模都差不多,挑选人才的标准接近,各岗位需要解决的问题也相似”。

文化特色与“谋兵布阵”

埃森哲一项调查显示,高科技公司建立和培养的独特文化是硅谷成功的秘诀之一。软件即服务供应商 Workday公司首席战略信息官——史蒂文·约翰(Steven John)用海岛生物作比喻,“硅谷如同塔斯马尼亚岛或马达加斯加,这儿的生命形态与其他地方不同。”

BAT三家企业的高管人才的谋兵布阵,在张晶晶看来,也与企业文化与业务特色有很大关系。实际上BAT三家互联网巨头各具特点,业内常见的说法是“腾讯的产品、百度的技术、阿里的运营”,比较清楚地表述了这三家企业业务特色的不同。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为人比较低调,被员工称为超级产品经理,对旗下很多产品项目都亲自过问,这也形成整个公司关注产品需求的氛围,以及相关的人才需求。从腾讯旗下的QQ,到后来的微信等产品,都是深度挖掘用户需求的产物,并且还在不断地迭代。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是海归派,公司对不同文化的吸纳力和包容性更强,所以高管中有不少外部人才。此外,百度推崇狼性文化,注重结果导向,让所有员工都保持了一颗时刻学习的心。百度对技术极其关注,所以吸收了很多国际顶级技术人才,并且为未来的技术发展和人才储备,投入了很多前瞻性的技术研究。

阿里巴巴的马云则是精神领袖型的人物,业内也认为,阿里巴巴是所有互联网巨头中最喜欢给员工灌输价值观、营造企业文化的公司,同时也非常讲求执行力。无论从阿里巴巴的员工都有“花名”,还是从阿里巴巴创始人“十八罗汉”之称,都可以看出阿里的本土江湖文化特色,这在其业务中体现出更能把握本土用户需求的优势,也是其在国内市场战胜eBay和亚马逊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