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一小伙在深夜骑着自行车赶路,由于在前面有女友等着他送钥匙,在后头有老板催着他回去加班。

他一着急想省时间便逆行,没想到被民警拦住。他随即崩溃痛哭,还把手机砸了:公司在催我!女朋友在催我!这是我第一次逆行,还被逮住了!

他一直说着一句话:“我压力太大了”。还崩溃地往桥边走,企图自杀。警方说,他应该是一名程序员。

加班使人崩溃,这话不假。所以996.ICU才引起众人注目。

经过一星期,996.ICU网站和GitHub分别获得15万Star支持,虽然目前issues已无法查看,但程序员第一次联合“起义”996工作制引起社会广泛热议,不仅我们IT圈在讨论,连人民网、新华网、中新网、中国青年报等媒体也为程序员发声:

国外程序员也在关注中国程序员的“起义”,Python发明人Guido Van Rossum痛批“996反人性”:

为什么这个项目得到如此多人的支持呢?可能是程序员们说出很多年轻人的心声。那么当我们在抗议 996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在抗议什么呢?

当我们在抗议996时,我们在抗议什么?

实际上是年轻程序员们在向社会抗议身上的压力与不公。

这一次程序员仿佛全都化身为“逆行”小伙,表面谈的是让人崩溃的996,实际上他们可能想说:

为什么我加班累死累活,女朋友还不体谅我?

明明我就出去几分钟给她送钥匙就回来加班,老板为什么还在催我?

华为工程师人均收入70万,为什么同样加班,我仅是人家的零头?

为什么我30岁了,还是买不起房?

为什么我苦哈哈地加班,还不如几年前买了两套房的小学同学?

为什么我这么累,还换不来任何东西:健康、财富、自由、快乐……还有可能因为加班赔上性命?

而且大家都在说“人工智能将在未来取代一半人的工作”,“程序员35岁就被淘汰”,“无编码时代来了,要程序员干嘛”……

人工智能已经来了,我还有几年就35岁了。还只是会一项编程技术的我,即使拼命996加班,以后是不是也会被抛弃了?

我们感到极大的焦虑、压力和不公,所以表面我们在抗议996,实际是在抗议我们无法承受的这一切。

那位拦住小伙的民警说,工作太累了不想干了,可以换一个工作,都是要靠自己调节的,实在累了就请假,上班不就是为了生活?

可以吗?请假两天仅是逃避两天,换一个工作只是换一个坑。我们面临的社会现实是这样的:

贝恩资本创始合伙人爱德华·康纳德(Edward Conard)说,不平等最终会给每个人都带来更快的增长和更大的繁荣。

阿里云-推广AD

硅谷投资人比尔·达维多夫说:“我们很快就会看到成群结队的毫无经济价值的市民。”

难道解决方案不应该像新华网所说的:“为年轻人减压,绝不只意味着减少他们的工作时间,也不只是某个行业和企业的责任。如何从社会系统层面为年轻人减压,是时候在宏观层面予以正视了。”

打败996的,绝不会是007

之前有个腾讯视频说:“据统计90%的人每周都在加班”。

因为加班,有人和老爸已经两年没见面了;

因为加班,有人没能回去参加奶奶的葬礼;

因为加班,一起7年的女朋友和自己分手了,如果能多点时间了解她,或许结果会不一样;

因为加班,无法参加好哥们的婚礼,被质疑“你要那破钱也不要我”,然后再也没联系了。

最可怕的是,还有程序员已加班成习惯:

 

在工作 996,生病 ICU!这一次,程序员不忍了!一文里说道,加班会使人思维窄化。

其实过分忙碌加班还是一种思维懒惰:过于忙碌会使人只顾着眼前的工作,没空或者说有理所当然的借口去拒接理会外界。

这是需要警惕的:

我要加班,才没空哄你;我要加班,才没空千里迢迢回老家看你……
一直加班的人犹如一只不停在笼子里拼命踩着圈圈的小松鼠,掏空自己的精力和时间,还自我感动,忽略生活质量。

而在此次程序员对抗996工作制的“战役”里,有人灰心道,没准抗议完了,996变成007了。

据盖洛普咨询公司2011年的调查,人们渴望拥有一份高质量的工作,这在全球范围内都是极为重要的,它甚至超过了拥有一个家庭、民主、自由、宗教信仰或者和平。

高质量的工作除了能养家糊口维持生计外,还能带来心理上巨大的成就感。工作不仅是我们的身份名牌地址,还是我们立足社会之本,实现理想之基。

让工作回归工作,让人回归生活。这才是我们渴望的能打败996的有质量的工作。

愿各方不要仅仅看热闹般围观996.ICU,而是思考我们从这件事后该做出什么改变。

毕竟世界经济论坛首席经济学家詹妮弗·布兰克(Jennifer Blanke)警告道:“人们的不满将会导致社会结构的解体,特别是当年轻人觉得自己前途渺茫时。”

而996工作制遭遇程序员反弹,仅仅是一个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