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繁荣的行业,只要你自己不水,可以衣食无忧,努努力还能光环加成,成为别人眼里很酷的那种人,没多少行业如程序员起薪高,也没多少行业如程序员涨薪快,没多少行业如程序员这般智力密集,身边都是挺聪明的人,有的还很有趣,也没多少职场如程序员职场这般少讲政治只讲方案,这是一种相对轻松的活法。

不过,总有一天你会意识到,无论你觉得自己多酷多“爱”编程,你做的毕竟是底层的工作,”底层“这个词存在是因为事实存在。有不少小伙子妹子拿到Google Offer还离开去干自己的东西(哪怕摔地稀里哗啦的),他们意识里是知道这一层的。虽然你不总是贡献最大价值,但像其它底层职位一样,你总是贡献最大“剩余价值”,因为价值分配的倒金字塔,底部拿走越大,向上(掌握资本的人)输送的越少,所以剩余价值总是个稳稳的正金字塔。

行业的纵向价值链里,程序员是一个职业,是一个底层的职业,这是事实,不因为你在一线还是三线公司工作而改变。

所以有本事的程序员,要有打算跳出桎梏,到金字塔上方看一看。程序员是一种有趣有回报的职业,但对一部分(也许很大部分人)来说,离”成全自己”还很远,我二十几岁的时候也觉得我能干到老,但后来我虽然还是爱技术,但另一个声音告诉我,应该去做点别的事情,心里想做的超脱技术的东西,做点不为项目经理服务而为自己好好服务服务的事,那种20岁出头时候的感觉仿佛又回来了。

为别人做事,是件很容易失去幸福感的事,不管你有多喜欢做这件事,我不知道你们,但对我是这样。


程序员最大的悲哀,就是误以为自己真能改变世界。

程序员是软件世界的神,在软件的世界里,一切都能够被操控,所以,很多程序员都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自己能够把握一切事情,毫无疑问,这是不正确的,在现实世界中,谁也不可能把握操纵一切事情,何况是视野只能集中在一个领域的程序员。
一些巨富的经历,一些励志鸡汤的宣传,一些产生巨大影响的事件,也容易让程序员误以为自己真的具有改变世界这样巨大的能量。
我们就直说吧,比尔盖茨会编程,但他成为首富可不是因为他就是一个程序员;乔布斯也很懂技术,但是他创造苹果帝国可不是只因为他懂技术;埃隆马斯克说编程让自己思维敏捷,但是他要去火星退休可不是因为自己编程。

懂了吗?这世界的运行规律,有很多都和程序员精通的技能没什么关系的。
这个问题打了“IT创业公司”的标签,那也可以打听一下IT创业公司里普遍技术合伙人的股份是多少,打听打听就知道技术是什么地位,别拿一些大佬也懂技术来说事,他们只是懂技术,并不是以技术合伙人的方式参与,简单说,人家就不是程序员。

所以,如果还想改变世界,看看这句话吧:“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想像力从没有受到过限制,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当我进入暮年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我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

是不是有点悲观?不要悲观,我一直宣传的是正能量,这句话还没有完,接下来还有:当我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作为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先改变自己,不要只是做一个程序员,你就可能改变世界。

 


研究了各种算法, 各种框架,各种反射机制,闭包,学会了写写分布式,还没毕业就已经写了几个手机游戏。用高智商碾压了其它专业的(别太当真),然而呢,燃鹅不自知,追求美丽女神的时候,搓得没谱气了,聊天劲扯些宇宙大爆炸理论、爱因斯坦相对论、弦理论,说得自己都佩服自己了,看女神保持沉默,以为是在沉思我说的。第一次见面后就没有以后了 。 追鹅不成,反成燃鹅了。

拿着高薪进入公司,以为从此人生会平步青云。用了几天晚上整了特牛逼的一个算法,可以大幅提高公司筛选算法。然而呢,经理看不懂,虽然看不懂还是连连乍舌表示赞许 ,只是内心不敢冒风险尝试这前无古人后无来着的高阶反人类的算法,为了乌纱帽还是稳中求胜,以牺牲员工的价值换来自己的稳定。

第二天还是平淡地上班,平淡得淹没在了码农的世界,甚至以后的表彰会议和年终奖也忠实地反应了这种平庸,最大的痛快莫过于拿着屠龙刀宝刀去杀鸡场屠鸡,还不能屠得有水平,要当小刀来用。

不修边幅,不愿浪费时间在穿着上面,自以为有着牛顿、爱因斯坦的聪明和乔布斯、扎克伯格的着装风格——人家是一摸一样的衣服可以穿一年。 然而走在马路边,蹲坐下来,拿个碗在前面,信不信1个小时内就会有人往里面丢钱。原来自己和乞丐之差一步,何况程序员不炫耀工资,再说也没什么好炫耀的,程序员只是公司里面的底层,炫也轮不倒自己。

阿里云-推广AD

情人节一对对的情侣看着自己眼红,心想不对啊,自己工资和智商是够了,唯独是没人欣赏,毕竟才华都在里面了,留给外在的都是糟粕了。而女人第一眼看到糟粕的样子是想不到里面藏有宝藏的。本来是A男找B女,B男找C女,C男找D女。自己倒是玩自由落体玩得彻底,A男找D女。实在没得选,选个超市结算员或者是餐馆服务员,自己还不想孤苦一辈子的。

本想在外面悲哀已经有银河系那么宽旷了,到家。

“会不会修电脑?”

“不会” 诚实地回答。

“这几年白读了,路边电脑店的小哥都会修。”

“…..” 不想说话了。

“那会不会装系统?”

“这个会”

“给你的表妹们装下系统,电脑出问题了。”

“好。” 自己爽快答应,想还是有点用处。

从此以后自己的形象在表妹和家里就是装系统的,手机那里音量不对,文件打不开的小问题都归了自己范畴。做好没人多说几句,做不好程序员的大帽子就来压自己了。

最大的悲哀就是自己牛逼别人以为只是吹牛逼。这个牛逼还得吹得响亮,不吹响亮别人都以为不会吹牛逼。原来世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在你身边而看不见我,而是我在你身边告诉你我在,你却听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