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荐云推荐

国庆小长假结束的第一天(10月18日),北京、上海和深圳多地出台的当地网约车新政,虽只是征求意见稿,但仍如一颗“炸弹”,扔进近期相对平静的互联网专车行业。

以北京为例,根据网约车新政的规定,网约车必须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运营年限自注册起不得超过8年,行驶里程达60万公里时强制报废,并根据营运客车缴纳保险费率和投保交强险。

对网约车驾驶员和车辆资质做出规定。网约车驾驶员须为本市户籍、取得本市核发的驾驶证件。网约车的车辆必须是本市号牌,没有未处理完毕的交通事故和交通违法记录;并对车辆的排量和轴距做出规定:5座三厢小客车排气量不小于2.0L或1.8T、车辆轴距不小于2700毫米;新能源车轴距不小于2650毫米;7座乘用车排气量不小于2.0L、轴距不小于3000毫米、车长大于5100毫米。

同时,北京和上海都规定,私人合乘车辆,俗称的“拼车”,注册驾驶员的合乘频次每车每天不得超过两次。

毫无疑问,最先感受到这些地方网约车新政“杀伤力”的是滴滴、易到和神州各大网约车平台。从几家网约车平台对于这些新政的回应,即可看出各家面临新政的态度。归结为一句话,就是:滴滴强硬、易到委婉、神州沉默。

滴滴:老大有话要说!

占据专车市场绝大半壁江山的滴滴和Uber中国的合并,更是让其在专车市场变得举足轻重。

政策一出,滴滴在第一时间发声,直言“有几点意见想与有关部门商榷,也希望与社会各界一同探讨”。接着,滴滴将这些网约车新政“数落个底朝天”。

对于车辆轴距和排量的限制,通俗说即限制了车辆的大小,让网约车平台上的奇瑞QQ等小型车辆排除在平台之外。滴滴认为,这是将交通部提出的“高品质服务、差异化经营”,简单理解为设定更高车辆、司机门槛,将导致只有远超巡游出租车的中高端车辆才能从事网约车。

在滴滴看来,这种做法导致的“后果很严重”——车辆供给骤减、司机大幅减少、网约车车费翻倍和出行效率大幅降低。滴滴举例称,上海已激活的41万余司机中,仅有不到1万名司机具有上海本地户籍,这也就意味着,其他40万名滴滴注册司机均没有资格申请网约车驾驶员的资格。

接着,滴滴开始罗列近年来的贡献:“扩大平台就业,并帮助全国各地推进去产能再就业。仅在上海市,过去一年滴滴平台就给网约车司机创造了超过33亿人民币的收入。”并将网约车司机失去工作的问题上升到社会问题:“大量的网约车司机将面对失业打击,成为社会闲散人员,重新寻找工作,或将造成群体性危机和社会不稳定因素。”

滴滴为这些网约车司机进行呼吁:“滴滴恳请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能给予非本地户籍与本地户籍市民同等的从业权利,莫让民众对创业创新失去信心和热情。”

当然,滴滴也搬出了国家7部委颁布的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为自己背书。

易到:我是说还是不说?算了,有强硬的老大,我就乖乖的吧!

在滴滴和Uber中国合并后,“躺着成了第二”的易到,内部刚刚经历创始人周航离开传闻风波。然而,这些地方性专车新政又从外部提出几近苟可的要求。

“我要说出自己的内心想法呢?还是不要说出自己的内心想法呢?”在此,脑补易到的内心独白,“算了,既然老大那么强硬,我就乖乖坐享其成吧。”

于是乎,易到给出了“好学生”的回应方式。多地网约车征求意见稿,是“各地贯彻落实网约车《管理办法》的落地政策,征求意见本身也是开放创新的体现”。

易到称,“易到始终坚持和积极倡导依法合规经营,将积极贯彻落实网约车新政和各地实施细则,并根据各地征求意见稿的时间表,通过正常渠道向主管部门反馈有关政策意见建议,同时积极开展资质申请工作。”

注意,是“积极贯彻”、根据“时间表”、“通过正常渠道反馈”、“积极开展资质申请工作”……和滴滴的态度一比较,易到绝对是“优秀学生标兵”。

当然,好学生也是有要求和期望的,只是这点期望和要求隐藏得有点深,也就8个字——需要给予发展空间。

易到在回应最后表示,“网约车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性行业之一,在盘活存量车辆资源、满足市民多样化个性化出行需求、增加社会就业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新经济、新动能’,新行业的健康发展既需要政策规范,也需要给予发展空间。”

神州:没有官方回应,我就静静地看着!

此时,作为采用租赁车辆、雇佣司机的B2C模式的神州专车,应该是偷偷的乐,还是“我就静静的看着”?神州专车并未进行官方回应。

神州专车公关部人士在回应腾讯财经的置评请求时,给出了简短的三点回复:细则趋于严格;对神州没有影响;要求司机本地户籍,这条规定过于严格。

细则趋于严格,尤其是要求司机本地户籍,这是明摆着的事实。多地专车新政对神州专车有无影响,各家则说法不一。

“这个政策完全将专车当作出租车来管理。”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张旭认为,不仅仅是C2C平台,各个类型平台在这个政策下受影响是基本一致的,神州在招聘的时候并非必须京籍。

此前,神州专车运营主体——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陆正耀,在解读《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时就指出,相比征求意见稿,新政更加严格,只是被人们选择性误读。

他指出,新政规定私家车可以转为网约车的过程、方式和数量,是由地方政府决定的;而对于不同交通工具发展的优先次级,则显示出政府会对网约车进行数量方面的管控;高品质差异化的原则,则使得网约车和巡游出租车要错位经营,车辆档次和价格都需要进行规范;运营证的取得也增加了保险和年审等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