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荐云推荐

每次一回家,看到各种亲戚就觉得不敢和他们说话,不敢提钱,不敢提工作,原因是什么呢?当然是怕他们问工资多少。程序员的工资虽然不少,但是也不想这样被问来问去的,起码咱是读书人啊……

不过后来我在开发之余的一次休假中,一下明白了,皮裤原理啊……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有一次,我去同学家吃饭。他有个亲戚从老家来看病,住在他家。同学管亲戚喊老舅,我们也都跟着喊舅。老舅长老舅短的一喊,亲戚高兴了,把我们都当成亲外甥了,挨个问我们一月挣多少钱。

老家的风俗很淳朴,淳朴到根本不会把你当外人。有个在部委工作的,我们亲切地叫他毛部。毛部说一个月拿四千块。老舅眉头一皱:不可能!老舅说在诳他。

毛部只好说,还有点补贴。老舅问补贴多少。毛部说几百块。老舅:不止吧?

毛部笑了:有时候也发点降温费、过节费什么的。老舅:加起来多少钱?

毛部:六七千吧。老舅:肯定还有,绝对不止这个数。

那神情好像毛部的工资是他亲手定的。毛部:要算加班费的话,八九千吧。

老舅点点头:这还差不多,我就不信你才拿四千。

实际上,毛部所有收入加起来,一月不到五千。

接下来,问一个干IT的同学。

他月入大概两万。

我们怕他刺激到老舅。

IT同学滑头,他说:老舅,你觉得我一个月能拿多少。

老舅:你也不会少了。

IT同学会意了:比毛部少一点,但没少太多,一个月七八千的样子。

老舅点点头:嗯,你说的是实话。

那次经验让我明白一点:在回答别人问题的时候。不一定要告诉他真实的答案。很多时候,告诉他一个符合他想象的答案,可能效果更好。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去接受他不懂的东西,愿意去理解他未知的领域。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更倾向用已有的想法,去解释看到的一切。这些人极度自负。固有的观念,在他心中围成了牢不可破的城堡。

让·诺埃尔·卡普费雷,在《谣言》里讲过一个故事:

尼克松访华那年,老百姓从收音机里听到这个消息,难以置信:

美帝国主义竟然胆敢来中国?更难以置信的是,毛主席还亲自接见了他!一切帝国主义不都是应该被打倒的吗?不解。疑惑。

很快,一则故事开始流行:

尼克松在会见毛主席的时候,看见桌上有只九龙杯。趁毛主席不注意,偷走了。当然,这不可能逃过卫兵们的眼睛。但卫兵们不敢动他,因为他是毛主席的客人。第一时间,卫兵报告了周总理。

周总理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妙计:

晚上,安排尼克松看一场演出,有一节是魔术表演。魔术师当着众人的面,把手里的九龙杯变没了,然后说:「九龙杯在尼克松总统箱子里。」接着,箱子被打开,魔术师用假九龙杯替换了真的,并把假的送给尼克松作为礼物。

收场皆大欢喜。

这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说明谣言是如何兴起和传播的。谣言得以流行的关键是,要吻合大众的臆想。在那个时代老百姓的心目当中,美帝国主义永远是邪恶贪婪的。

根据皮裤原理,美帝既然来了,必然心存不轨,必然要干坏事。但,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可能没有足智多谋的人吗?可能没有看不出美帝国主义反动本质的人吗?不可能,绝对有。那个人是谁呢?当然是我们的智多星,敬爱的恩来同志了。

一切豁然贯通。一切都得到了最合理的解释。

皮裤原理的内容是:皮毛套皮裤,必定有缘故。不是皮裤薄,就是毛裤没有毛。

碰见“皮裤原理”爱好者,就告诉他一个符合他想象力的答案吧。因为无论你怎么解释,都是徒劳的。

其实,我想说的是,一定不要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人。当你对一件事情抱有成见的时候,你就把毛裤套在皮裤里边了。

脱了毛裤吧,——没有毛的毛裤,还算毛的毛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