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习近平“点赞”的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中央厨房)在2月19日上午正式上线。人民日报社社长杨振武介绍,”中央厨房“是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的全媒体大平台,生产丰富多彩的新闻大餐。全媒派走进神秘后厨,为读者解密人民日报社生产力基地。

说到新闻编辑室,脑海中联想的第一印象早已经变成这个画风了:

或者这样:

最早的“蜘蛛网编辑室”鼻祖还是《每日电讯报》:

一晃这个当时轰动一时的编辑室“空间改造”已经过去10年了。但是,真正的“媒体融合”还远未到来。

而本周,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中央厨房)宣布正式上线。这一人民日报社融合发展的核心平台,在经历了长达1年多的试运行之后,究竟会在人民日报社的业务创新中占据怎样的位置?从这个神秘“厨房”烹制出的菜肴,会是米其林三星的水准吗?

全媒派独家访谈人民日报媒体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叶蓁蓁,带我们走进“中央厨房”的“飞船”基地......

“中央厨房”初印象

这个神秘的“厨房”长啥样?叶蓁蓁说,“中央厨房”由业务平台、技术平台、空间平台三部分构成。19日正式上线的是其业务平台和技术平台。

而空间平台——人民日报全媒体大厅尚未投入使用,但是已指日可待。据透露,这个大厅将建在人民日报社新媒体大厦的10层,建筑面积3200多平方米。建成后的全媒体大厅,“将成为整个报社新闻采编与运营管理的指挥中枢和中控平台,社领导可以在此调控旗下所有媒体,高效实现全媒体产品的采集、制作与发布”,该大厅将于2016年内投入使用。

一张“中央厨房”的设计图已经曝光,你们感受下这个“飞船状”的“指挥部”:

就是在这样一个空间内,人民日报希望依归于集成化平台,实现重大报道“一体策划、一次采集、多种生成、多元传播、全天滚动、全球覆盖”。

这样的愿景,如何实现?

解密“中央厨房”核心架构

看完了外部全景,我们再深挖一下这个厨房的运转核心。

1谁在让厨房高效运转?

叶蓁蓁说,真正让这个厨房运行起来,除了技术和空间平台,还仰仗一个高效运转的团队。在这个“创新工厂”里,不再只有编辑/记者,而是通过“指挥员”“采集员”“加工员”“技术员”“推销员”“信息员”的分工协作,实现运行。角色解析如下:

指挥员:boss,就是媒体现在常说的值班老总,他要全面统筹人民日报社旗下所有媒体的相关报道,而不仅仅是一张报纸;

采集员:前方记者,除了写成品稿件,还必须提供多种多样的素材给后台;

加工员:服务前方记者,但与传统编辑不一样——他的职能不是改标题,而是对内容进行深度加工,同时参与制作视频、H5、游戏等内容产品;

技术员:“智商担当”,工种覆盖美编,UI、UE设计,H5程序开发员,视频编辑...在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上,这个职能由数据新闻可视化实验室承担;

推销员:把产品推向各个终端、海内外合作媒体;

信息员:信息中枢,对接与回收各类需求,可自动联想“点菜员”。

2隐藏在后厨背后的技术担当

除了各种大牛,人民日报的“中央厨房”还在云端设计了6大技术系统,让这个厨房隐藏能力值upup,“如有神助”。

叶蓁蓁介绍,中央厨房1.0版本由六个功能模块组成。具体每个系统如何高能运转?6张图为你解密:

报纸版面智能化设计系统:提高报纸版面整体编排效率;向用户提供具有即时版面规划、内容编排、审核批阅、信息查阅等功能为一体的智能化设计工具。

新媒体内容发布管理系统:面向高端用户的网站内容管理软件,允许非技术人员进行内容发布。实现内容一站式管理、一键式发布。

可视化产品制作平台:支持编辑在线制作与发布可视化产品,如H5。

传播效果评估系统:监测传播效果,进行统计分析与定向监测、跟踪反馈等。

此外,还有内部用户管理系统、互联网用户管理系统两大系统,一同为全媒体平台的业务运行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中央厨房”都做出了哪些佳肴?

从2015年全国两会至今,“中央厨房”已成功试运行13次,共95天,生产了2200件产品,全球各类媒体转载54000余次,相当于运行期间全球每天平均有600个媒体或频道在采用中央厨房的产品。

在试运行的过程中,“中央厨房”释放了怎样的能量?

1三个波次推送

在试运行阶段,“中央厨房”摸索出一套三个波次的产品推送层级:求快(快讯消息全网首发)、求全(历史资料和政策要点梳理、全面呈现新闻背景)、求深(对新闻进行深度解读)。

2多维创新托举爆款产品

记得去年习近平访美时,刷遍朋友圈的视频《Who is Xi Dada ?》吗?这个视频就由“中央厨房”出品,通过采访15个国家的24名留学生,展示了他们眼中的习近平形象。视频在海外浏览量近40万。路透社称这是迄今为止已知的第一部采访外国留学生评价他国领导人的视频,“萌萌、酷酷的”。

“9·3阅兵”报道中,中央厨房首次采用虚拟现实视频(VR)采集设备全程拍摄阅兵仪式。在春运时,也推出了结合VR视频、文字、图片等各种元素的H5报道。

3信息全球分发

在分发上,“中央厨房”能量不容小觑。一方面,在国内与各大渠道合作、主动拓展内容传播渠道;更值得一提的是,“中央厨房”还与众多国外主流媒体建立了畅通的沟通和发稿渠道,也善于将海外社交媒体账号作为海外推送主阵地。习近平访美报道中,共向海外推送57篇原创作品,在35个国家的246家媒体实现538次落地,几乎涵盖所有国际主流媒体;人民日报脸书、推特账号中的相关报道阅读量也超过了5400万。

“中央厨房”的米其林三星之路还有多长?

依托顶级的政策、资源及软硬件支持,得益于自身的体量效益,人民日报中央厨房试行一年,已经开始发挥集成平台的作用,并成为人民日报创新报道的驱动核心。但“中央厨房”在前进的路上,是否一马平川?叶蓁蓁和团队认为:“人民报社系各媒体,以及系外的一些商业媒体、商业网站,对于优秀新闻产品的需求量很大,但是我们新闻的生产能力和供给能力不足。今后,我们会扩大数据新闻报道团队,视频报道团队等,争取提高优质新闻生产的数量和效率,满足各个新闻渠道的要求。”

除此之外,中央厨房在通向“米其林三星”的路上,面临的挑战和问题还包括:

1)人民日报旗下拥有众多平台和渠道,除了平台集成和分发需要梳理精细流程之外,“一次采集、多次分发”,是否会造成各终端内容同质化?

2)“中央厨房”的技术创新需要仰仗顶级设计和技术人员的力量,能否吸引到足够多优秀人才的加盟,人才与平台如何适配和磨合?

3)中央厨房怎样建设一个良性的媒体生态?按照目前的设计,中央厨房不仅要自给自足,还要和国内外媒体外部进行互动与资源交换。在媒体融合发展的大背景下,如何发挥媒体联盟的联动作用,如何同各家媒体开展平台与内容合作?如何向海外媒体输出内容?

4)中央厨房的各个平台机制,如何切实有效地运转? 如“传播效果评估系统”,怎样真正发挥作用,并反向渗透顶层设计?

中央厨房的概念,其实早已不新鲜。而人民日报的“中央厨房”还肩负着更多的重任:技术创新、分发流程重构、媒体平台建设以及国际传播影响力,这或许也是在试运行了1年多之久才正式上线的原因。叶蓁蓁透露,更多的“调整”和“优化”还在进行当中。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一段时间,中央厨房还会招兵买马,并强化技术实力,实现真正的“波纹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