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荐云推荐

人总有一死,现在想想我的八位qq那么值钱,等我死了岂不是更值钱了?我的qq号以后怎么办呢,更别说自媒体管理员,几百万人的粉丝账号怎么办?你考虑过死了以后你的私人账号怎么办吗?

那你在离开人世之前,考虑过如何处理你的“数字身后事”吗?

离开人世后QQ号怎么办?

人死了,手机里面的数据就该破解了

据《日经中文网》报道,近期日本兴起了管理“数字遗物”服务,受家属的委托、获取或删除已故亲人在电脑或手机等电子设备上所遗留信息,例如解约已故亲人购买的网络付费服务、取出家人的照片、破解电脑密码等。

日本PC Serive公司与日本最大的丧葬服务公司燦控股(San Holdings)旗下的公益社合作,开通了“数字遗产支持服务”,受遗属委托处理已故亲人电脑上的信息。

(图:日经中文网)

不止PC Serive一家,数据恢复公司Data Salvage也提供数字遗物整理服务“LxxE”,以回应许多客户“想拿到遗留在手机中的照片数据”的委托。

要是好莱坞明星布鲁斯·威利斯(Bruce Willis)知道这服务,肯定第一个申请。

2012年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曾报道过布鲁斯·威利斯想要起诉苹果公司。因为他在iTunes上花费了几千美金下载音乐,担心过世后无法将这些歌曲过继给自己的家人使用。尽管最后证明并没有起诉,但引发了对“数字遗产”的社会讨论。

(图:JUST JARED)

顺便提一句,苹果公司对iTunes事件的回应是:

我们在注册的用户协议上写得很清楚了啊!是你自己不看!

(不过直接把账户密码给对方不就可以使用了吗…)

互联网巨头公司如何处理“数字遗物”?

其它公司就比苹果公司人性化多了。

Google在2013年就首先开始支持用户选择数字遗产继承人,这些“遗产”包括Gmail电子邮件、云存储服务和其它服务的数据。Google将这样的继承人称为“非活跃的账号管理者”。

2014年雅虎日本推出“Yahoo Ending”服务。只要出示官方证明确认注册用户已经死亡后,雅虎会自动向死者生前的朋友发送告别邮件,并自动停收网络服务费。

但在今年3月,由于使用该服务的用户过少,雅虎决定关闭该服务。

(图:the digital beyond)

2015年,Facebook推出了用户死后账号管理新政策,允许用户指定一位“委托联系人”,让其在过世后管理遗留的账户,并显示“纪念账户”的状态,来作为“供Facebook用户追思和纪念已故人士的地方”。当然,也可以选择过世后彻底删除自己的账户。

各大公司纷纷推出和“数字遗产”有关的相应服务,看来从互联网衍生出来的数字遗产问题早已引起了社会的重视。

“数字遗物”上寄托着对故人的哀思

不可否认的是,数字遗物相比照片和其它物品,的确予失去亲人的家属们一种很好的慰藉。

数字信息上遗留的除了文字和图片,更重要的是透露出个人所特有的言行举止,或者说,就如同其另一个“分身”,这也正是得以回顾故人最好的方式。

《黑镜(Black Mirror)》第二季《马上回来(Be Right Back)》中Martha就因为车祸失去男友Ash过于悲痛,利用 Ash 在电脑上遗留的信息,通过人工智能克隆出“男友”。这个“男友”也确实有着像真正的Ash一样的语调,开同样的玩笑。

虽然不足以代替活生生的人,但像这样的“数字化身”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缓和亲人死亡带来的伤痛和对故人的想念。

black mirror

(图:《黑镜》截图)

不是Rest in Peace而是Rest in Pixels

BBC今年拍摄的纪录片《在数据中安息(Rest in Pixels:How To Live Forever)》就讨论了这个问题。

片中一位采访者Ariana Mouyiaris表示,在Instagram上记录的照片和信息让她得以保持和去世的哥哥“联系”。

比如Ariana曾在哥哥生日当天发布了一条ins,哥哥也在下面作了回复。如今再次回看,不仅让Ariana回忆起和哥哥生前的快乐时光,对她来说也起到了缓解悲伤的作用。

rest in pixels 1

纪录片中也提及了几家提供相应服务的公司。

LIVESON为用户提供过世后继续经营其Twitter的服务。使用其服务的客户即便已经去世,在Twitter上也仿佛继续存活着。

Eterni.me则将《黑镜》中的剧情照进现实。该公司开发的人工智能,可以通过聊天记录、电子邮件等,对逝者的个性进行仿真,让生者和逝者进行聊天。

对“数字遗物”的合理处理,成为“寄托哀思”的另一种形式,是对生者的莫大鼓励。同时也让已经结束生命的逝者,通过科技在网络上开启“第二人生”。

rest in pixels 4

目前国内还未推出类似的服务,是时候可以在尊重当事人的遗愿上为其家人朋友留下“数字遗物”以留作念想。

就算“我”死了,有些东西也不想让人看到

对于“数字遗物”的处理,还有另一个问题:

即便是逝者,也需要尊重其所拥有的隐私权。但如何区分什么样的东西是逝者愿意留给生者看,而又有什么样的东西是想“带进棺材”不愿公之于众?

毕竟你也不想在死后被亲友发现藏在电脑里的丑照。

看来,我们生前都要考虑下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