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提起程序员,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是扎克伯格那样的人用技术改变世界,然而现实是像小扎那样的人只是很小一部分,更多人拿着平常的薪水做着默默无闻的工作。《连线》文章认为,未来的蓝领职业就是程序员,工作中往往不需要高深的算法知识,甚至不需要上大学,经过一定的学习培训就可以写出需要的东西,比如一个银行的网站。

当我要求别人描述一个程序员时,他们通常把我想象成马克-扎克伯格那样:穿着连帽衫的大学退学生,在72小时的疯狂编程中构建出一个应用,他们的目标是变得富有和——“改变世界。”

(图:ZOHAR LAZAR)

但对于硅谷的刻板印象并不准确,硅谷雇员只占全美程序员的 8%,那么其他数百万程序员呢?他们更多的是像 Devon 一样,Devon 是我认识的一个程序员,他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市维护一项安全软件服务。他并不是很有钱,但是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一周 40 小时的工作,不错的收入,工作上还有智力的挑战。“我父亲以前是个蓝领”,他告诉我。但是从许多方面来讲,他也是个蓝领。

政客们常常抱怨失去了优秀的蓝领职业。这样的工作被视为文明中产社会的核心。而且它可能会失去一次。如果下一个巨大的蓝领工作职业已经出现了呢?它会是编程这项工作吗?如果不把编程看作是高回报、性感的工作,它与克莱斯勒工厂的熟练工有什么区别?

阿里云-推广AD

除此之外,它将改变编程工作的培训方式。这些人被鼓励去追求这些。就我的朋友 Anil Dash 来说,他是一个技术思考者、老师和商人,他不会花费很多的时间去督促孩子利用四年宝贵的时间来获取计算机科学学位,而会在高中就给孩子更多的专业代码练习。你能在社区学院学会如何编程。处于职业生涯中的人将会参加几个月的紧张编程训练,就像 Dev Bootcamp。这种培训会很少把注意力集中在精英教育上,而更多集中在普通人的培训上。

这种类型的程序员不需要高深的知识,也不需要去研究更多新的快速交易和神经网络的算法。他们为什么需要做这些(研究)?需要专家水平的工作毕竟很少。但是任何蓝领程序员都能轻松胜任为本地银行写 JavaScript 的工作。这是非常稳固的中级工作,并且工作数量还在不断上涨:全美 IT 职业的平均工资是 8.1 万美元(比全美工资水平的2倍还多),并且 IT 领域从 2014-2024 还要再扩大 12%,比其他职业快的多。

全美范围内,人们都在抓住这个机会,特别受到去工业化打击最严重的州。在肯塔基,挖矿老手 Rusty Justice 决定用编程来取代挖煤。他是 Bit Source 的联合创始人,Bit Source 是一个编程商店,业务是培训矿工编程。人们对此的热情格外高涨:一共有 950 人申请了 Bit Source 第一期班的 11 个名额。事实证明,矿工习惯于深度专注,团队协作,以及在复杂的工程环境中工作。“矿工是真正的技术工人,只不过工作环境很脏,”Justice 说。

同时,田纳西州一个非营利组织 CodeTN 正在鼓励高中学生进入社区学院学习编程。一些学生和老师担心孩子们不能适应扎克伯格的陈词滥调。”这是文化的信使”,CodeTN 的联合创始人 Caleb Fristoe 说,“我们想要让更多的雇主表示,‘是的,我们只是需要一个能管理登录界面的人’”,他说,“你不必非得是一个巨星”。

确切来说,现在确实需要超级巨星。公司和学术界的那些严肃的创新者开创一个新的领域,比如说机器学习。但是这并没有杜绝一种新的主流观点的产生,那就是大部分程序员的真实工作是怎样的。坦率的讲,在几十年来的流行文化中,比如我这样的作者,过分突出了“孤独的天才”这一程序员形象。我们满足于《社交网络》、《匿名者》、《硬核》中程序员夹克,T恤的装扮。但真实的英雄是每天上班并做好工作的人,不论他是汽修工、矿工还是程序员。